2012年11月20日 星期二

ORCA

這是奧加(30),嚴格說起來應該已經要31了吧?
人生前半年過著荒唐的日子,不過自從知道未來目標之後就變回普通青年了。這種故事在現實社會真的存在嗎。


我正在練習我雞弱不振的男性畫法,所以想先從身邊有的角色開始練起。

如果我全部的繪圖技法是漸新馬,那我繪製男人的技巧就還在宇宙大霹靂的時代。別說藍綠藻了,連個閃電都沒有。

最近的自我檢討,發現要追趕的東西還真的很多。從彩色圖片開始,光源不確定,沒有明暗的感覺。所以如何讓飽和的顏色和光影產稱差異,是今後要努力的目標之一。

黑白或者是人物肖像的話,如同前面所講,至少要讓男體骨架進化...........
還有我滯留不前的女性骨架...............天啊如果真的有什麼超靈體就好了,左手附身一下我就天下無雙了。

最好是。

2012年11月11日 星期日

鼻黏膜如同脆弱的極地大陸


自從氣溫開始驟降之後,只要是突然進入溫暖的商店或是吃到熱燙的東西,我脆弱的鼻黏膜就會崩裂開始流鼻血。

當然沒有這張圖一樣那麼誇張還滴落到麵裡,可是衛生紙擦下去赫然發現紙巾上有血跡,總是會讓我心驚膽跳。


有沒有那種什麼蒸氣噴管,可以讓我24小時把溫暖的水氣噴近鼻孔的發明---

2012年11月10日 星期六

飄過了千山萬水

我壓根就忘記自己還有部落格了。


昨天去參加了一個加拿大手機遊戲公司的小派對,多虧了朋友給的資訊,我才有機會可以去一探究竟。
說起來好像很輕鬆,進去吃吃喝喝,然後和來自不同背景的人們聊天、也參觀公司的運作,認識內部的職員。可是這對我來說挑戰比登天還難,一方面是不諳英語,再者是根本不熟悉白人這套社交禮儀。
歐美的生活模式我還是無法理解,而且也無法接受。白人相處經常給我一種『大家都是我的好朋友,每個人都很NICE』的陽光感,但可怕的是轉過身可以立刻開始批評。已經二三十歲了,還可以玩著國高中女生最愛的小圈圈遊戲。都已經是成年人了可以不要這麼幼稚好嗎。因此我時常無法理解現在眼前這傢伙到底是真心在稱讚你問候你,還是只是假惺惺的表示有好以免被人冠上種族歧視之罪名。

話又說回來,現在說著這樣偏見的我,大概對他們也有種族歧視的意味在其中吧。
當然也不是所有白人都這樣,至少過去台灣的一些同學也還真讓我摸不透啊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