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26日 星期日

 










還有人記得他是誰...?國中高中的時候陪伴我上課,同學之間彼此傳閱。一不小心掉到地上結果漫畫打開,大方的露出裡面仲介小姐搧情的內褲片段,只好看著老師皺著眉頭撿起來,假裝完全不知情。然後倒楣的就是帶漫畫來的苦主,孤依無援的在我們的背叛下,默默舉手說那是我的漫畫。

2012年8月17日 星期五

此熱非彼熱

圖片和文字沒有太大關係。



加拿大西部沿海岸,聽起來就是氣候乾爽又宜人,冬暖夏涼春暖花開.....
但是事情真的有這麼美好就好了。
冬天是啦,會下雪,但情況比中部和東部來得適合生存。總的來說,春秋冬三季,除了冬天幾個禮拜會過度寒冷,其餘時間,我倒是靠幾件外套也能夠活的很開心。

兩個月以前我以為加拿大西岸夏天也是這麼美好的。

畢竟整個宇宙,有哪裡的夏天可以和台灣的酷熱相比呢?又溼又熱,太陽又無情,偏偏還常常是晴空萬里。至於午後雷陣雨聽起來涼爽可也是背叛者,下完根本不涼反而更燥熱。
總之在台灣的20幾年記憶,夏天只有種人體製造游泳池的感覺。反正根本就是溼答答的。

結果呢。
這幾天在溫哥華我好想死。

33度啊,三十三度啊,不夠清楚我在寫正體國字給你好不好,參拾參度啊。

於是我們一定要婊一下時下媒體最愛用的比較圖表:



外國人的公寓窗戶都不會有紗窗或阻隔物,所以怕人跳樓只好窗戶開的角度有所限制,不超過45度角。然後又很愛要大面玻璃增加採光和空間通透性,於是晚上要拉窗簾。

所以,你到底是要風從哪裡近來?從我鼻孔嗎?我鼻孔出來的風好不好?我都要熱死了啊。



夏天人類移民阿拉斯加會不會比較好。







2012年8月9日 星期四

幸運真的很重要嗎


沒有錯,是真的很重要。

槍哥就是因為幸運不夠,所以連LOGO裡面都看得到這悲壯的死法。
而且這根本就是被被我畫成捅屁股。





















再見了!槍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