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6日 星期四

Z.I的鉛筆


對不起啦,之前還很胸有成竹的和朋友們說“我才不會去看黑子的籃球呢。“
結果我就淪陷了。

分析之後,我發現不是我不挑剔劇情合理性,而是因為身處這種荒郊野外,能夠有的刺激太少,所以只要有熱門的電影或是動畫,我很容易就順理成章的接受。

不過這部我也是邊看邊吐槽,太幽默了,完全秉持著少年JUMP之“今日敵人就是明日朋友“的原則,不管對手多靠盃,只要被主角群隊伍吊起來打個兩圈,比賽結束之後人人漂白,還會開始替主角隊伍擔心。

這根神奇寶貝有什麼不同你告訴我啊大木博士,只是從訓練家一對一,變成群架鬥毆了。
而且這定律還真的從稍早的哨聲響起一路貫穿到光速蒙面俠。

結論:希望他不要跟另外一個打網球的一樣,打到人在天上飛然後噴血骨折。謝謝。

2012年7月24日 星期二

禮拜一好可怕

每個禮拜一我都會去參加一個特效的案子,友人負責做合成,有人負責打光或者是Render。我在裡面分配到了建模和才值得工作。然後我每個禮拜要開會的時候都好害怕。

因為大家都太強了,我做出來的東西大概是幼稚園等級啊,幼稚園等級!

大概就是幼稚園生拿著東西去問博士生說對不起你覺得這Model建的怎麼樣?
對不起請你們不要把這東西摔到牆壁上,我真的有認真在做啊。


2012年7月21日 星期六

全新女朋友

“到底畫圖對我而言是什麼呢?“

這問題好像常常出現在每個喜歡畫圖的人心裡,當然回答也千奇百怪------到目前為止我聽過最炫的是大學同學小洛講的----

【畫圖就是我女朋友,你太久不去動他,他就會要和你分手,最後你又要和他談判歷經千辛萬苦在把他帶回家。】

其實我覺得這答案完全中肯,表達了我所愛的嗜好,也有可能因為短暫的疏離而手感飄忽。

以前會因為手感不見而恐慌不堪,更強迫自己硬性每天都要畫出和以前一樣的東西,如果畫不出來就在那裡哇哇大叫,桌子前面苦思打滾。

但是在習慣和這樣的痛苦共存後,倒也發現慢慢來不要逼迫,女朋友回家的速度還更快,有時候甚至,還會帶回全新不一樣的感覺。


2012年7月18日 星期三

國泰民安,風調雨順

參加了Pixiv的一個競賽,然後想出來的角色。


這幾週沒有太大變化,每週一參加一個VFX計畫,3D建大樓貼皮檢討聊天。還順便搭上了強者們的狩獵順風車,MH3衝到了上位。也改裝了電腦增加了Xlink,幾經波折測試還真的可以和台灣友人連線打魔物獵人

如果有人想要和我連線打MH2G或者是MH3,可以留言喔。
一起狩獵吧!

2012年7月7日 星期六

呼哈喝!!

我的身體在嚴重萎縮中。

好像應該要做點運動了,有印象最後一刺激激烈運動竟然是在一年以前,和鵝肉打羽毛球。

雖然現在睡覺之前會採個空中腳踏車,但好像還是不足以讓全身的肌肉鬆弛一下,

剛好最近天氣都還不錯,我是不是也該痛下決心去外面跑跳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