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6日 星期一

3/26 REBAS



對啦其實我在畫Saber,可是因為好像不小心太男性化,所以我決定叫他Rebas,有沒有聽起來超偉大?
....


有人說像運動品牌...

2012年3月23日 星期五

3/23 Render View



ZBrush轉姿勢....我沒有建骨架。

2012年3月21日 星期三

03/21 Happy Birthday



今天是我生日,但是很可惜的圖卻沒有畫完,有種魚與熊掌不可焉得的感覺。學校的工作,和畫圖磨練時間,平衡不能。
在加拿大過生日其實嚴格說起來今天是北美的20號,可是我才不想入境隨俗的改成21號(也就是台灣的22號)慶祝自己生日。幹什麼一定要配合區域時間啦,搞得好像只在乎那個數字好微妙。

然後我想要貼一下,台灣歌手黃玠的作品,"25歲"。
那時候在大二還是大一時,國中好友強力向我推銷他。我還記得那時候我借到的專輯是Daladala,當然確切專輯名稱我實在是記憶模糊,但總之裡面收錄了“綠色的日子““做朋友“還有“25歲“。
因為大學生暑假總是特別漫長,有時候在家外面三更半夜放狗小解的時候,就會帶著耳機聽這首歌。
夏季大三角看得很清楚,讓我印像很深刻。

那時候就覺得,啊啊等到我25歲的時候,到底在做些什麼呢。是不是就要出社會然後有了不同的人生觀?還覺得到時候該不會聽這首歌會更感嘆吧?

不過事實證明,那時候的我真的是又傻又天真啊。25歲的我在地獄啊看清楚了那個以前的我。每天工作10小時這哪招哈哈哈哈通車再加兩小時搞什麼加碼送又不是大樂透。
不過履行那時候自己訂下的小目標,所以今天我要再這邊放上這首歌。

2012年3月19日 星期一

03/19 Fenrir Canine + TRON



還剩下四個禮拜我就要畢業了。好緊張怎麼會這樣,每天依舊是在和MAYA的出包地獄奮戰著,MAYA,媽呀。
所以得到的是每天疲憊的身體還有越來越乾枯的BLOG,就跟死海快要消失一樣,這裡曾經也是文字海,但是現在只剩下細長的小小水流了。

畫圖時間不是很多所以,比較多這種勉強維持住繪畫習慣的練習產物。



TRON化。

2012年3月17日 星期六

3/17 All my work



哼哼哼,我畢業製作的局部。
因為做的不是很好,所以只好故意先用這種簡單的playbask,再突然接到render好的畫面上!

2012年3月12日 星期一

2012年3月8日 星期四

3/8 MOTTO MOTTO

I can fly! you can fly! we can fly! motto motto!...好對不起我只是要炫耀一下小花裙..




其實也沒有什麼太大的事情足以在Blog上寫下來,只是因為每天如同股市震盪。
當你看到你隔壁用MAYA蓋出世界奇觀,自然而然就會落寞心情崩潰,然後接下來又因為自己蓋了出乎意料的東西尾巴也翹起來跟著心情爽快....,無限迴廊。

當我正在貼這個材質時,剛好聽到JAM Project的“SKILL",總之歌詞沒有太大意義,就是跟著吼“I Can Fly! You can fly! we can fly!! MOTOO MOTOO(更多、更多)!!!"
完全意味不明,不過拿來提振士氣剛剛好。

很高興世界上有這種音樂,非常正向,平常聽會有點吵,可是低落時聽會有種"OK,繼續奔馳!"的感覺。

2012年3月4日 星期日

3/4 Fenrir Canine


我很喜歡她。雖然芬里厄一詞語出字北歐神話。並且似乎是條公狼,也不只一個朋友吐槽過我,但沒辦法,現在的我只要聽到這條大狼的名字只會想到自己設計的角色。我深感抱歉,北歐諸位先烈請不要告我侵權。

現在學校的電腦更新了,我可以在加拿大的工作室裡面聽到台灣的中廣,感覺很神奇,尤其是每天台灣時間早上七點的新聞聯播更是幫助我抓到社會大事。
但是,最近的淋梳嚎到底是怎麼回事,可以不用一直跟我講他擇偶條件還有被誰誰誰稱讚好嗎?這甘我屁事,就算他到月球和達斯維斯對決,我還是比較關心今天晚上吃什麼。然後請問你們這些牆頭草現在是要亡濺岷要如何是好?還有那個什麼鍋...鍋什麼我忘記了,總之也是個大聯盟的,現在一瞬間都被大家遺忘了。那是不是下次哪個在阿拉斯加凍原上面名不見經傳的小村莊,1/1000台灣血統的人搶劫的一秒跑三十公里你也要說是台灣之光。

媒體和觀眾都是一個樣,要不是有人天天在瘋淋梳嚎,又怎麼會讓媒體墮落到此?我比較想關心泰國的爆炸案好嗎。

拜託,不是我要吐槽自己國家,你看看上面的韓國,是否曾想過為何什麼都說是自己的?因為自卑和自大是成正比的啊。你若不是自卑害怕大家瞧不起你,又何必往自己臉上貼金說老子站起來了?

以上,小小心得請不要在意。

對不起,Z.I是個有點反社會的人。

2012年3月3日 星期六

3/3 LIMBO

沒錯!,因為某些因緣際會之下,去年年底的時候就在朋友家裡看到了這款遊戲,那時候我只是傻傻的推個木箱子上電梯就被機關槍掃成了蜂窩。後來因為大家內心創傷太大,轉而去打和諧可愛的刺青之聲。

結果今天因為看到了一位網友在youtube上實況的記錄短片,再度勾起挑戰這獵奇中的獵奇,The King Of Disgusting的遊戲的慾望。

當然遊戲來源是要低調的科科。


看起來很像是紐約黑幫片的開頭。


然後這遊戲的買點就是,小男孩以不同的慘狀死法,分屍噴血爆炸抽搐....
捕獸夾什麼的都是小玩意...幹你們上面這群小屁孩到底為什麼要攻擊我啊!!


然後你以為你躲過了陷阱,其實往前跳也有往生的機率,跟那個什麼貓力歐(Cat Mario不知道有沒有拼錯。)簡直是快要可以唱雙簧了。然後是的那個是小朋友的...頭。



平時的畫面如上圖。

看吶!多可愛的小朋友在森林中奔跑!若不是黑白的畫面,想必可以看見森林的青蔥還有湛藍的天空....



喔幹,這是什麼鬼東西。



啊啊,蜘蛛。可惡。

總而言之,這款遊戲雖然噁心,但是其中的解謎成份也非常的高。比如在四處通電的環境中,要如何利用木箱因滑動的位置,鋪出道路來,甚至是使用淹死在淺灘中的屍體,丟到陷阱裡面拆除障礙...。

我投資了三個小時,就幾乎快要全破了。

放一下預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