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月29日 星期日

什麼事情都可以讓我憤怒。


簡單來講過去我生活的動力是產生於自我世界。

我設計了著許多的角色活在那裡,被賦予我的人格,他們互動,訴說故事,吵架,分別與重逢。
我經常想著他們以及那些故事,這幫助我在現實世界產生差錯或是壓力時繼續轉動下去。我逃到為他們創造的世界,觀察著他們,投射我理想的現實。
當然,我不是那麼的自我感覺良好,那些都是假的,是非常隱私而且依靠欲望產生的避難所。我知道我不是為他們而活,那只是我無聊時候的小小消遣,並且幫助我創作。

過去生活在台灣的時候,現實世界與自我世界互相平衡。我有朋友,痛苦的時候我可以去找朋友。不管是考試或是生活壓力,一些狗屁到灶的鳥事可以分門別類,依照可以分享的等級去尋求正確的人分享。我可以像正常人一樣的喋喋不休,抑或者是反過來的去接收他人的憂愁。這樣很好,就是鋼索平行的兩端我們在上面走著,只要不歪斜你就是站著,就是活著。

我的兩個世界曾經是平衡的。
可現在不過就是個搖搖欲墜的想法。

因為沒有人懂的你到底在憂愁什麼。英文不是問題,有問題的是文化。這裡也有台灣人,但是環境就是不對。這裡沒有口水戰的選舉和煩人低下的妓者,在電視上擺著可笑的姿勢讓你們嘲笑,也沒有人在意今天西門町和新掘江賣的東西是不是一樣。總之就是喪失了那個與環境互動的樂趣。所以你把根拔起來,和過去說再見卻看不到下個可以寄生的地方。

外在世界怎麼樣關我屁事,哪邊下雪又怎樣?逛街有什麼好逛的?看過亞洲的資訊爆炸和精緻文化後你要怎麼習慣生活緩慢到極致的世界?白人的文化和方式我無法。

那真是對不起。

我變得容易憤怒,恐慌,和挫折。


現在我一天有百分之80的時間會逃進自我創作的小世界裡面,我變成怪胎,縮在自己為自己準備的洞穴。

2012年1月27日 星期五

Alive

涅墨亞他終於春天要來了。




是的,我還活著,剛好今天其中簡報完,喘了一口氣...
最近生活比較忙亂。不過雖然說是忙亂,但其實也只是早上到晚上都在學校工作而已。

壓力有時候真的會頗大。

2012年1月18日 星期三

RadioHead 之亂



雖然我已經有票了,可是似乎在PTT板上有很多這樣的鄉民,好不容易盼望到了喜歡的團體來,可是卻因為一些黃牛票,還有一些意味不明只是覺得"這團體好帥好像很有名當然要去聽嘍^_^"的人搶走了機會。
到底為什麼根本就不熟的團體還硬要去搶票啦啦啦啦。


然後主辦單位,售票系統跟地獄門一樣。但丁如果要寫成現代版本,我想這個應該可以列入地獄九圈。
“搶票圈“之類的,裡面的人都是生前因為搶票而死。
對不起我開始胡言亂語了,我想我應該要去睡覺了。

晚安。

2012年1月17日 星期二

But the real thing



最近正在著手繪製的圖片。
然後這個文章的標題....沒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只是剛好再聽U2演唱會Youtube檔案,聽到的一句歌詞。

最近發生了很多開心的事情以及令人憤怒的事情。但我們做人要報喜不報憂,所以老子我要再這邊炫耀啦科科哈哈!

就是----------

我get到了Coldplay @ Vancouver跟 RadioHead @ Taipei的票啦!!!!!!!
賊哈哈哈哈哈!!!!!!!

鵝肉我愛你!如果不是你我根本沒有機會搬張小板凳看著我的老婆Thome唱歌啊。
然後當然這時候也要去PTT的RH板看一看。果真很悲傷,似乎有很多人想利用這次機會,靠賣黃牛票大賺一筆財。也就是說,到了七月電台司令要來台灣的時候,想必各大網拍網站,會突然出現很多“因為朋友有事無法到場,只好在這邊拿來拍賣“的文章。

哇,好巧喔!大家的朋友都突然都有事情呢。

然後跳著聯想,最近工作的時候都會靠Youtube搜音樂當作播放清單。
於是我聽起了MC Hot Dog的音樂。說來這傢伙真的很偉大,我記得小六到國一的時候,班上有些男生就會圍在一起,竊竊私語著關於MHD的歌曲,歌詞有多搧情。也許是那時候的記憶就讓我覺得,嗯,這歌手一定不怎麼樣或是故意走壞人路線想耍帥。

但是啊但是,長大之後,真的拿出來聽不但覺得許多歌詞中肯,也不得不佩服這傢伙的諷刺意味以及雙關語,非常非常有味道的歌詞和故事。
不過真的,給小孩子聽似乎還是太過辛辣呢。

2012年1月10日 星期二

男子漢的少女心

因為有同學的特效畢製做的是香菇,所以我戳了類似香菇造型的羊毛氈送給大家,意外的挖掘出班上許多男生的少女心:




因為這個毛毛的小東西,可能真的很難在西方看到?總覺得同學們似乎是當外星來的小毛球一樣,左摸摸右摸摸。所以我明天決定帶製作工具過去,讓這群男生們戳戳戳,體驗一下台灣創意市集的樂趣。

2012年1月7日 星期六

我還在放假季節



現在每天回家畫圖好開心,雖然畫的東西都有點怪怪的,可是可以離開學校就好快樂喔。

2012年1月1日 星期日

2012我的日記沒有改變


是的,現在是快樂的Z.I @ Taiwan 2012 元但,但是寫完這篇日記的兩小時後我就要被載去機場,丟到荒山野地的加拿大了,可惡。

今年跨年非常墮落,比已往的墮落還要更灰暗,簡單來說就是御宅界的Power天元突破之蒙古黃禍黑暗時代。
對不起我已經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了,但是唯一可以確定的是,我、小民、最可愛的粉紅娜娜,從下午一點鐘開始,打Monster Hunter 2G直到晚上八點,才恍然有點抱歉似的想起我們有訂燒肉餐廳以及,說好的101煙火跨年。這時候還有人已經喪失生存意志般的說,啊啊,我不想吃飯了我只想打龍。
到底是要多墮落啊。

照片稍後補上,我要去面對我壯烈的命運了,加拿大混蛋,有誰可以炸掉機場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