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9日 星期三

2011年6月27日 星期一

Black Bird

荷魯斯、阿榎,與兩人的刺青。"I'll be there by your side."



刺青上面寫的是"Black Bird",不過其實是我亂寫的,現在還有決定,只是先隨意抓了The Beatles的曲名。
之前在看刺青相關書籍的時候看到這種有點分開的刺青覺得很有趣,所以抓了這對來測試。對荷魯斯而言,回去的地方大概就是有阿榎的地方吧。
和朋友討論之後的設定是:刺青是阿榎要求兩個人一起去刺,可是圖案是荷魯斯選的。但是一直到刺完之後,阿榎才給荷魯斯看自己多刺了一個鳥籠。意思是兩個人的小家庭才剛要開始。


2011年6月25日 星期六

Here comes the sun



"Here comes the sun,little darling.And I say it's all right."

2011年6月21日 星期二

服務態度也走高格調。

這是練習。



然後是Canine家的早晨。


圖文不相關。

是說,我被斷網了整整三天。
到底為什麼會這樣呢?一切要由高級的溫哥華一間電信公司業者說起。
由於隔壁要斷斷掉電話、電視跟網路,所以請了這家公司過來斷線,結果天才的員工,順手,是的,很順手的把我們這邊的線也給斷了。
只好打電話過去問清楚原因----不過也正如同許多住在加拿大已久的朋友們的警告,電信公司高級的服務品質果然不出乎意料的高級,高級到我他媽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怎麼說?
打電話去客服,從A轉到B,再從B轉到C,中間至少都要等15分鐘,我看趁這個時間洗個澡、做個運動都沒有問題呢揪咪。然後客服之間永遠都在踢皮球,不是說“喔我不敢保證,這可能要問XX部門。“或者是“不好意思我幫你轉一下XX部門他們應該比較了解。“
偉哉。
好不容易搞清楚問題,原來出包的是自己後,才匆忙說“不好意思明天就會去接線。“
不過也不出所料的,在高級的服務效率與品質保證之下,遲了兩天才來接線。

我還能期待什麼?

2011年6月15日 星期三

網站,暫時止住。

因為學校事務繁忙,已經多到像是一口氣念四個大四設計一樣,所以幾乎沒有時間畫什麼正式的圖片。
頂多只有隨手塗鴉。
然後因為原本網站人氣就不高,趁這個時間停一下,好好整頓也是個好辦法呢。
所以圖片以後更新,除非是完稿性較高的,不然練習類型都會貼在網誌上,嗯,就是這裡。

今天的練習是,被甩掉的涅墨亞。
稍微補充一下故事,當然有時間也會好好交代清楚的。

總之就是,涅墨亞要追求的女孩子咪西堅定的拒絕了他的告白。
所以就在閃光同事環伺的情況下,可憐的涅墨亞吃著他可憐的中餐。





2011年6月13日 星期一

其實內心名為山姆的怪物都這麼大了。



最近似乎畫了一些不太能公開的東西呢。只好先拿哈沃德遺像擋一下。

2011年6月8日 星期三

壓力不是往前推就是向後擠



這週到下週有點慘,共計二十一樣作業在像我招手,我淚都快噴出來了。
主要因為下禮拜有設計總評,不過,看起來設計課這種東西在哪裡都一樣,總評發表前幾天老師都會把他翻掉呀呼。
所以現在要重畫了。

2011年6月2日 星期四

城市騷動。

Vancouver Canucks對波士頓,贏球了大家很開心,一直聽到人瘋狂按喇叭、從車窗冒出來大喊,沿路和不認識的人擊掌。因為是平日,很多上班族也換上球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