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31日 星期一

狐狸臉的狐狸犬


其實他是條約克夏,而且鵝肉稱他是個狗界B咖。
阿狗他最近被抓去剪了新造型,從此之後每天都很自卑。

藍色玫瑰與藍色少女。


在等著誰呢。

九九年四月四日出版的英國《星期日泰晤士報》報導,由澳大利亞弗洛里吉恩公司科學家領導的一個國際小組最近經過研究發現,基因工程培育藍玫瑰的關鍵,可能在於必須對玫瑰花瓣細胞中一些基因進行修改,從而為藍色花瓣的產生提供酸度等一些必需條件。雖然這種操作比簡單地將色素基因插入玫瑰基因要複雜得多,但科學家們認為,新發現表示培育藍玫瑰並非遙不可及。

本來後面還有一排人的,懶惰所以被我擦掉了。

久違的與小民去吃下午茶,竟然差點被警察帶去做筆錄。因為一名男子在沒有經過店家同意之下,跑進去借用廁所,還霸佔了好久,客人們要上廁所都得等在門外。最後店長只好一直敲門請那位男士出來(此時我與小民剛坐下準備點蛋糕)。但沒有想到對方一出來開口就是敘述這家店多不尊重客人(雖然他根本沒有消費只是來借廁所),還說店長要脅他離開廁所,帶給他精神壓力(在外面的客人憋尿那麼久也應該有精神壓力了。),然後大喊他要報警。
接著開始一桌一桌騷擾客人,希望能夠有人可以說出『對,你在廁所裡面蹲一個小時是正確的,店家太過分了快報警我支持你。』,不過當他騷擾到我們前面一桌的小姐時,那位小姐當機立斷拿出手機報警。男子臉都綠了。
神經病啊,警察來了才發現自己理虧,又喊著要找立法委員誰誰誰跟他很熟,直到被警察推出店外。
無法用言語形容的莫名。

2009年8月29日 星期六

是巴拉卡斯等級的女朋友。


在PTT的時候看到有一位鄉民提到轉職去當龍騎士,而他的朋友則說他曾經交過是巴拉卡斯等級的女朋友。
巴拉卡斯是網路遊戲『天堂』裡面的火龍啊媽媽。
想必是非常兇猛。
最近的日記量減少,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生活感言,我只覺得好累,不斷的在工作,為了工作減少睡眠,也減少出遊的機會。不過至少可以自己花自己賺的錢,好像有點作為的樣子,減少父母的負擔。之前還驚訝過表哥的律師事務所如此忙碌,覺得生活品質很糟,可是現在自己也算是跳一半進去,卻覺得我已經快要可以習慣了。
難道我是被虐狂嗎。臨時被叫近公司,心情本來不好的結果也還是努力去了。


圖,彩色的地方跟優雅線條的地方通通是小空畫的,很能夠表現空無、孤寂的感覺。『像是戰場浩劫過後那樣啊。』
可是真正的戰場可是危機四伏的!戰場上,怎麼可以突然恍神望像鏡頭呢?的所以我改圖了。

2009年8月26日 星期三

最後一夜的大學生活。

整理照片的時候,剛好看到了六月還在大學生活時的送舊照片。
說好要一起聚餐,結果竟是如此糜爛。不過回想起來很有趣,也很開心,大一到大四齊聚一堂,以送舊之名行喝酒之實。

辦桌之夜,其實吃的並不好,畢竟學生費用不足嘛,不過正直龍虎之年的我們還是光速掃光了。




學弟喝醉了。不過我比較不明白的是那根鋼管。究竟是餐廳本來就有,還是學弟妹了為了要表演所以架上去的呢?我不敢想。


因為這名男性學弟擺動的太激烈,導致我只能拍到殘影。
他激烈的上下左右擺動,不時做出撩人姿態。
因為喝醉所以後來就脫了,變成下一秒獵奇。我也不敢在拍了。


喝酒圖。
我那天臉變成紅色啊。雖然有過酒後失控的案例,不過啤酒我卻出奇的可以喝。主辦送舊會的學弟妹也買了很多啤酒,不過通通在吃到一半時就見底了。
我們那桌喝了四瓶玻璃瓶裝的台啤,隔壁桌子還會不時過來掠奪啤酒。
那時候我正在跟隔壁桌以酒聯誼,因此留下這幅意味不明的照片,加上拍照者也喝醉了,手震。更加意味不明。

2009年8月23日 星期日

意味不明


被稱作大哥的那個男人。不知道為什麼就想加上美國國旗,而且那個星星數目絕對是錯的。感覺就是會說著『投我吧!就由我來帶領美國進入新的世紀。』這樣話語然後擺出動作。
莫名的老鷹,對那是老鷹,不是雞。還刻意換了新的上色方式?不過看起來還是意味不明。這不是歐巴馬啊,應該不是吧,他是大哥啊。

說到意味不明的還有我最近的生活,到底想要幹嘛還是不知道,人生的意義在哪裡?還是就要忙碌的過一生?
下期封面預告...可能會變得跟時尚雜誌有關,我要實現NICE BODY的創刊願望。

今日提問:''Bye Bye Blackberd''這首歌曲,在Peter Jackson版本金剛電影裡是不是有出現。

2009年8月20日 星期四

沈先生對不起。


姐弟小可與米拉諾。大家的角色好多,所以我想要每一個人都畫畫看,下一期封面預告是被稱作大哥的那位男人。

沈先生是雲林縣農業局的人。為了要到一份資料,被我跟小民輪流每十五分鐘就用電話騷擾一次。從兩點騷擾到五點。對不起。

2009年8月16日 星期日

祝你一個禮拜前的生日快樂。


人家生日都過了一個禮拜我才把東西用好送出去。
對不起。生日快樂,七味。

2009年8月14日 星期五

天津四...你?!



小空跟我解釋什麼是『假面騎士電王』,還說他有兩個兒子名字就是取自裡面,分別是侑斗跟天津四。還很好心的寄給我看劇照。
然後我立刻就把這兩位合成成他兒子的服裝。

沒關係的前輩,我都懂。

在正式的公司工作一個禮拜了,我只能說,我的辦事能力可能跟我現在配給的電腦一樣殘破。
不斷的給負責我的前輩添麻煩,還常常沒辦法把事情好好作好,總是要前輩叮嚀。不過那間公司真的是非常有調理,有計畫性的....嗯,很有秩序。不過我就是那個一點秩序都沒有的人。大家休息的時候我工作,敲的鍵盤嘎嘎的響,然後大家努力工作的時候我開心的跑出去吃午餐。我彷彿可以看到員工憎恨的眼神。
不過事實是因為東西下午一點要截止,我一定要生出來....誰管我這個工讀生啊。

不過就因為是工讀生,所以用的是最沒有等級的電腦。我看到我隔壁隔壁的,他用的電腦是四核心耶,我這台有沒有半個CPU我都不知道。於是一個小時的圖我通常都會做兩個小時,一個小時給他半當機用。多虧他,我突然覺得我那台521記憶體的筆電,跑的好快,跟閃電俠一樣啊。

不過我工作效率應該還是夠快,本來開心的,要在久違的五點準時下班時.............
負責我的前輩接到了一通電話,把我從愉悅的下班氣氛抓回來。
正當我按下關機的那剎那,我聽到隔壁的前輩接到電話然尖叫。

小薩上班示意圖。


『什麼?可是你們公文上沒有說啊?你要我們把四頁海報減少成一頁?等一下就要給你?什麼?喂?』
我默默把背包放下坐下來就定位把電腦開機再次。



後來做到七點多的樣子,我總覺得人在壓迫的時候警覺性特別高,要不是電腦又當機半個小時才開完機,我應該...。

2009年8月12日 星期三

保持清醒。


因為正職的小民出國遊玩,所以我被建築師事務所找回去打工。為期一個禮拜。
雖然口頭上總是喊早起還要加班好累,可是真的很充實。雖然工作要我保持清醒很困難,但是至少那家公司乾淨整潔,欣欣向榮。
很羨慕可以在那邊工作的人,雖然我也不是完全失業,還要去念研究所,但是總覺得有個工作在那邊等著是很幸福的事情。在怎麼說畢竟我也是打工的而已,雖然可以自由的選擇進公司的時間,可是也代表我不完全屬於那個事務所,有時候做一做會有一點辛酸,然後就醒了,根本還不需要咖啡。
研究所出來我還會有這樣的機會嗎,還是就跑去未知的公司了。
隔壁建築部門的學長還有景觀部門的學姊都一直質問我真的要去念嗎。
不管是白天工作還是晚上跟小空等大家一起玩,我都覺得好像很飄渺。到底在做什麼,有好好利用時間嗎,你知道未來要做什麼嗎,你真正想做的事情呢,你有盡全力完成夢想嗎?

可是忙碌的工作比酒精更有效,你根本都還來不及反省那麼多,時間就從你近公司的那剎那跳到晚上一定要上床的時間了。

感謝葉王跟我吃午餐,不然我真的也不知道要去哪邊吃,畢竟我只是個打工的阿嗚。
謝謝山田請我吃甜甜圈。感謝豆腐讓我一直撫摸。感謝七味雖然你最後還是沒有來台北,可是要祝你生日快樂,賀圖請稍等。

2009年8月8日 星期六

噢。



高中的我也很不認真嘛。

放颱風假,不過昨天禮拜四,原本建築師物所的老闆跟他的員工們說『你們今天可以放假啊,不過我會扣你們的年假喔。』,所以許多設計師都已經抱著『被招牌擊中也要搭救護車來上班』的決心。
不過因為我是工讀生,不算在不人道對待的範圍之內,我只要上面負責我的設計師說讓我放假就好。

為了能夠在週五放假前趕完這週的工作,我留下來跟大多數的設計師加班,老闆不放假這件事情讓整個事務所士氣低落,還有要下班的人對同事說『幹嘛那麼認真,明天再畫啦,反正都要來上班啊不要畫了快回家吧。』
還有人對我說『你明天又不用來(悲痛的瞪著我),快回家啊你!』對不起就是因為我明天不用來,我才這麼認真的想把事情做完啊學長。

不過後來老闆心軟了,打電話給加班的員工說『週五不來,好啦我不會扣你們假的。』
整個事務所進入超興奮的狀態。

2009年8月5日 星期三

失控的蟲渣




休息了許久作息變得很不正常,三點睡到中午十二點,失控的睡眠。每天起床就是晃來晃去,躺在地板跟屍體一樣的和阿狗搶奪比較冰涼的地方,然後看小說、念點正書然後畫圖。啊啊,雖然知道這樣太鬆懈了,不過這就是久違的蟲渣生活啊,從大四畢業設計以來就沒有這麼懶散過了。真棒。

但是明天開始又要工作了,而且十點就要到公司,我好擔心我會睡過頭。




下一秒公主抱的角色對調。

2009年8月2日 星期日

ddvbg,n


忘記放狗尿尿,立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