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31日 星期二

好笑嗎?



還蠻好笑的,尤其是當電腦桌布的時候。

2009年3月26日 星期四

三月誰是臉臭富翁


今天早上去學校文園買麵包。
輔大我不知道為何但是似乎大波蘿麵包非常有名,所以生為輔大學生,更何況馬上就要畢業了,我早餐異常的想吃大波蘿。
在那之前我很少去買大波蘿,因為他漲價長得比淹水還快?總之就是很少吃,只是因為大四想要多吃一點做個回憶。
但我沒想到站在文園櫃台前面就跟Slumdog Millionaire的賈莫坐在電視節目主持人前面一樣緊張。

『阿姨我想要吃...黑糖大波蘿麵包。』


結果我才講完這句話,空氣整個凝結,阿姨瞪著我足足空白五秒,就像佛力札跟悟空的眼神對決一般!

誰要成為百萬貧民富翁:
問題:你要吃什麼?
A.不買。
B.換別的口味。
C.葡萄乾口味。
D.麻薯口味。


阿姨緩緩的開口問。
『你要葡萄乾還是麻薯?』
『嘎?我要黑糖大波蘿麵包啊。』

坐在詢問台上的我,完全不懂對面的主持人為何這樣問我。
阿姨臉色一沈,更兇悍的問:『所以你到底要葡萄乾還是麻署?』
幹,我就是要吃黑糖大波蘿麵包你幹嘛問我葡萄乾還是麻薯。
臉色異常兇悍,還有殺氣,我都快被殺死了。

『你到底要葡萄乾還是要麻薯!』她好大聲,旁邊的學生都嚇到。
好吧,至少現在把A跟B兩個答案篩掉,總是C或D了吧....可是我的黑糖波羅麵包....
啊啊,難道我就要這樣屈服了嗎?我怎麼知道黑糖大波蘿她是怎麼聽成葡萄乾或者是馬薯的....

我立刻選擇第三個求救選擇:打電話向朋友求救。當然我是沒有打電話,因為我朋友就在旁邊。

我同學也很少吃大波羅。所以她也露出狐疑的表情看我,然後說:『黑糖大波羅是有兩種內料嗎?』
『...那我要麻薯的...』對不起我不該生在這個世界上,我對不起大家,因為不知道黑糖大波羅有兩種內料的人都該死就是了。
這是對面的阿姨才發現對面這兩個蠢蛋很少吃大波蘿,最後才勉強擠出一絲微笑(嘲笑?)說:『我們黑糖大波羅有兩種內料。』

我沒有誇張,今天早上在文園人應該可以證明阿姨的兇悍。
難道不知道大波羅內料的人都該被罵嗎?
她每次臉色都好有殺氣。

三月辛勤文



又快要到交流會了,辛勤的工作著。

2009年3月24日 星期二

三月你今天有什麼新發現





這是一個計畫:搭乘小型飛機,拍攝地球任何一個角落。
有興趣可以點去看看。
George Steinmetz官方網站。

我在想我可能越來越適合『只寫一行心得感觸句子』的日記形式了。
Discovery的流言終結者真的很有趣,他實驗任何有誇張形式的電影片段。
iPod跟本不可能擋下AK47的子彈,可是5個披薩保溫袋就可以擋下標準散彈槍。

學姊工作室的案子先到此為止,因為再過17天我又要交流會,在打工下去畢業證書就要噴了,因為我現在的狀況就是一個光溜溜的人被送進龍潭虎穴那樣。

2009年3月21日 星期六

三月重要事




結果三月一系列的文章下來,到底有什麼重要的事情?


因為,今天是我生日



打算要好好的休息一天,所以難得放懶,在開學以來兩個月裡第一次睡到了自然醒。
接著找小民去看電影。
計畫很久的Yang@Hartr紀錄片,王鵝之前一直慫恿我去看,於是終於等到它上映就去了。
''Rider in The Sky''竟然也有在裡面出現,而且那老人唱的超好。

我本來以為我會很在意過生日,結果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反正每天都是一樣的過日子,何必刻意去慶祝,只要每天都覺得充足即可。

我覺得現在的我就跟駛進沙漠的巴士一樣。原本車上載滿了很多對未來的期望、有點得意的長處之類的,可是現在都漸漸下車了,然後這樣空空如也的巴士,開進了荒野。
沒什麼特別的想法或是期待。

突然很想畫水彩。






然後這是幾天前家人在樓梯間擄獲的獵物。他是樓下養的胖貓,動作不夠敏捷來不及竄逃回家,就被獵人抓住了。
六公斤的胖子,我爸得意的。

2009年3月19日 星期四

三月問號驚嘆號


我好喜歡這張照片,當桌布恰恰好,Florida,Statue of Christ of the Abyss

日前前往誠品,發現一本專門介紹日本建築界,各個建築設計師當年的畢業設計。
『邁向建築的軌跡』。
非常有趣的東西,畢業設計是一場無關畢業典禮的自我考驗,有點像是地獄修行,你根本不會光鮮亮麗的上台領證書,而是用極度痛苦扭曲的掙扎姿態證明你還有點設計腦。大概就是哈利波特火盃考驗那種。
所以要是今天有個大二的被選中也來參一腳畢業設計,甚至還超越大四的學生,那我想大四一定會非常不爽,因此可以大概理解為何在那集裡面為何所有人都對哈利極度不爽

我跟小民討論過,為了能夠督促我們突破瓶頸,我們要去誠品敦南野宿,看不完的論文、參考書,然後蹲在地上畫圖,反正24小時不打烊,一定要好好發揮大四生的無賴...不,浪漫。

畢業設計做到現在,不知道是不是每個曾經掙扎過的學生,都會在某個中間時段覺得自己做的設計根本一點意義都沒有?好像無所謂、太空虛、太無聊了!然後就要想怎麼樣讓這玩意更好、更有點什麼。然後就掉進無限迴廊裡。

『畢業設計就跟SM一樣,一邊被虐待還一邊要纏著主人那一方。』
『我的同學都擅長追求瀕死的快感。』
『勇者天天打魔王也是會累的啊!』
『每個成功的學長姐背後,都有一群被奴役到崩潰的學弟妹。』

我頭快痛死了,最近有想到畢業就偏頭痛的症狀,普拿疼一點屁用都沒有,真該告他廣告不實。
說到腦,來點聯想文:之前有位義大利工程師,在台灣的時候被一根300公斤的石柱砸重頭部,送進醫院的時候腦漿已經有點流出,頭骨全碎。結果到最後,台灣醫生獲勝,這位義大利人會講話、會走路,甚至完全成為正常人了。
所以其實台灣腦神經外科是非常堅強的。
為什麼會這麼堅強?
因為以前台灣人騎機車都不帶安全帽。
不知道真的還假的,可是我只知道以後我頭痛到炸裂的時候可以安心去看醫生。

2009年3月17日 星期二

三月鬼打牆


『你的臉怎麼啦?』
『老闆生氣所以揍了我一拳,不過這已經是家常便飯啦,我已經習慣了。』
『....』
『而且也有好處,至少我越來越耐打啦。』
『....』

不知道有沒有時候會有一首歌,在你腦子裡唱到你會覺得他異常煩人,可是自己又會一直哼,更慘的是有時候你連完整的歌詞或歌曲都接不起來,就是老在副歌打轉?

Slumdog Millionaire-A.R.Rahman:''paper planes''
All I wanna do is (BANG BANG BANG BANG!)
And (KKKAAAA CHING!)
And take your money

好客樂團:''如果我''
如果我不曾受傷,我現在不會在遠方。

黃玠:''做朋友''
今天天空是藍色的你是否也想去游泳。
今天街道是熱鬧的你是否也想去喝酒。

這種症狀我稱為猛爆性副歌鬼打牆,我已經被這三首歌纏上像鬼上身一樣。

2009年3月16日 星期一

三月甜滋滋



每次畫到他們都會好開心,甜滋滋的兩個傢伙。

另外叮噹也是個大師,他畫了一張贈送圖,全圖目前還是祕密所以不公開。
先來看看片段。

後面牽駱駝的還是隻小熊,超級用心,我給他一百分!

2009年3月12日 星期四

三月風中小菊花




連我自己打完都看成『三月中風小菊花』。
今天工作內容,成功習得計算以及比對排水系統施工圖的技能。老闆是在半夢半醒之下填了數字,所以我必須聚精會神的把每個數字都再確認一次,或者是計算正確高程。
工作的時候偷聽昨天拿到手的U2新專輯『No Line on the Horizon』,這是繼5年前上一張專輯(How To Dismantle An Atomic Bomb )後的新作品。

而他們這張專輯封面是日本攝影家杉本博司的作品,他專門喜愛攝影海景、神社或者是蠟像,尤其是處理成黑白模樣。


2001年之後在歐美各地都有他的攝影展出。

Hirishi Sugimoto Offical Web

王鵝一直提起害我很想去聽Oasis了,我跟他說我要回家複習一下,有心有愛了就會歸順於他們了。
只是我心裡不平衡花錢給其他樂團卻等不到Coldplay。
說到演唱會,不知道為何又回去想到了U2的3D演唱會紀錄片,接著就想到『七龍珠:全新退化』,這部勁爆的片子。
聽說悟空在裡面被改名成為悟昆,是廣東腔嗎!
其實我很想去看啊,想看看到底有多糟糕。首映結束觀眾惡評如潮。

打到這邊,先去宿舍地下室跟小民玩古董機N64的馬利歐賽車。

三月偷懶文


下雨溼冷想睡覺。

2009年3月7日 星期六

三月聯想文



週六難得沒有事情,所以我帶了筆電回家。
可恨的是我就偏偏忘記要帶滑鼠,所以用電腦用的很不順,太高深的事情不能做,太靈活的事情也不能做。只能掃描圖片。

瀏海該剪了,整顆頭只有瀏海像是被鬼附身,生長的速度跟國小自然課實驗觀察綠豆發芽那樣的快速,可是其餘的地段卻慢的跟宿舍網路一樣。
想剪是想剪,可是找不到中意的理髮店。

說到理髮店,電影『瘋狂理髮師』''Sweeney Todd: The Demon Barber of Fleet Street''三月底會在HBO撥出,同期的還有東森電影台的''Queen''。

明天要工作所以今天的聯想很短暫。

2009年3月6日 星期五

三月聯想文



嘿!我終於在大四這年,繼李竹君老師的電影導演研究課後,又成功選到了搖滾樂研究這堂課!
雖然之前已經去旁聽了一個學期,但這學期還是想選。運氣之好,我終於選到了。
我也想成為像老師ㄧ樣厲害的人。
而且我發現他真的很喜歡King Crimson,上課都放他們的。在那之前King Crimson在老父的強力推薦下,我只有認真聽過''21st century schizold man''這張專輯。


King Crimsony在當年可是完全呼應了『實驗性』與『概念性』,曲風非常前衛、蒼涼、遼闊、詭異。專輯封面更可得知。
他們在1969和The Rolling Stone共同在海德公園演出過。
想到滾石樂團,他們日前在英國的巡迴演出『石破天驚』可是打破了英國目前記錄演唱會的最高售票紀錄,連U2都輸掉了。
而同名的滾石雜誌(還是Q,我有點忘記?),前年還是去年票選了西洋一百首影響人類的英文歌曲,The Rolling Stone的''Satisfaction''擠進前十。第一名被The Beatles的''Yesterday''拿走了。

披頭四在大陸因為Beatles發音類似『甲蟲』這單字,於是被稱呼成『甲殼蟲樂團』。
英國利物浦一所大學開設了一個研究「披頭四」合唱團(Beatles)的文學藝術碩士(Master of Arts)學程。在廣播上聽到時,我也只能說這真是太酷炫。只要可以畢業,同樣的也能得到碩士學位的証明。

搖滾樂近代復興的推手Oasis也要來台灣了。因為他們曾經表示過支持西藏,所以似乎這次原本的行程就被中國大陸官方給擋下來了。所以我們要感謝對岸,賞賜Oasis給我們。
王鵝他好激動,但我很冷卻。我聽過Oasis兩張專輯,卻可能不太是我的菜,不過他們跟Green Day合唱的足球比賽歌曲真的不錯。
至於RadioHead跟ColdPlay,後者已經被杜拜高價搶走。前者呢?肯來我真的願意裸奔。
還有今年喜多郎跟Linkin Park都會登台。聯合公園預計八月多。
聯想的最後,我要說,輔大裡面的書局有賣綠洲合唱團的票。

2009年3月5日 星期四

三月聯想文

因為三月有特別的事情
所以我打算每天都發一篇認真的小知識聯想文跟繪圖慶祝三月。




美國科學家做過一種實驗,將有腸胃疾病與健康的人分成了兩組,結果發現,健康組哭的次數比患病組較多,而且哭後自我感覺較之哭前好了許多。人們因情緒壓抑時,會產生某些對人體有害的生物活性物質。哭泣時,這些有害的化學成分便會隨著淚液排出體外,從而有效地降低了有害物質的濃度,緩解了緊張情緒。有研究表明,人在哭泣時,其情緒強度一般會降低40%。這解釋了為什麼哭後感覺比哭前要好了許多。
以上通通來自維基百科。

然後我上午幹嘛要哭?
因為小民上課去了我等不到他回家,而且臨走前還說『你要等我回來吃午餐嘎。』
所以宿舍發生飢荒,我好餓啊!
所以太容易肚子餓跟體力有關係嗎?我深刻覺得我應該要開始運動。
昨晚想讓肩膀肌肉運動所以做了扶地挺身,20下就爆了,20下就徹底的爆了。青春洋溢的大學生做20下扶地挺身就倒地不起,雞弱不振的這樣怎麼抵禦外敵、促進世界大同呢。
所以我認真的打算去游泳,或者是打網球。

說到網球,網球王子又出了新篇,叫做『新‧網球王子』。
殺人網球原來已經是社會趨勢了,而且這次還打到了美國去。有時我真的很不懂為何他們可以打網球打到對手七孔流血。

提到美國,Transformers已經再拍2了。而且動用Michael Bay的勢力,美國政府破天荒借用了陸海空三軍的設備,甚至提供士兵、演練場當道具。
第二集中四處逃竄的美國軍人不再只是臨時演員,那些都是真的剛從中東回來的軍人。他們都是自願的,因為想讓孩子可以邊看電影邊大喊:『那是我爸!』,所以自願參與電影拍攝,真是太開心了。
五角大廈也打算用這部電影,重整美國在世界的形象。
美帝真好。

2009年3月4日 星期三

เบียร์ช้าง



台灣啤酒真的喝不慣,我也想像廣告裡的人們大口乾杯,好像非常清爽的樣子。以前還有故意找下酒菜配台啤,可是真的太苦了,跟電視裡演的一派輕鬆完全不一樣。送舊的時候喝了兩杯,醉意還好,倒是苦的受不了。

後來去泰國喝了當地的象牌啤酒(เบียร์ช้าง),真是人間美味,不苦不澀很甘甜。但經常灌酒的同學們都說還是台啤好,讓我只好收聲安靜的喝。
象牌啤酒在泰國可是大戶,據說整個泰國錢四名有錢的人物,其中一位就是這位了不起的創始人。大象牌啤酒讓我魂千夢縈。
後來去了埃及,團裡會喝酒的人,以狂暴的口吻,極力向我推薦埃及啤酒。抱持著泰國啤酒的美好經驗,我毫不猶豫就灌了一大口,心中的幹意也一大口差點吐出來。
苦爆了。

我果然是不懂啤酒美妙的那種類型。

最酷眩的是,你知道泰國和尚們為了作好資源回收,花了20年,蓋了一座啤酒寺廟嗎?從宿舍、祈禱室、大廳、火葬場、水塔,20座以上的建築物通通都是回收的啤酒瓶。綠色的瓶子是(喜力牌)(Heinken)啤酒的瓶子,而棕色的是泰國(象牌)啤酒的瓶子。廟裏一些牆上的佛像也是由回收的啤酒瓶蓋和啤酒瓶碎片拼成的。


加拿大也有公司發展出了一種技術,可以以高溫將嬰兒的用過的紙尿布,提煉成柴油。
要不就是瑞典報廢噴射客機,規劃成了咖啡兼旅館。
這種科技還真是太神奇了。
不過噴射機和尿布已經偏離啤酒話題,有興趣可以來這看

2009年3月3日 星期二

失蹤人口


圖:『好朋友背刺注意!』紅蘿蔔串燒。

不是故意要成為失蹤人口,是因為我成為半個社會人士在忙碌。
開始在林口工作,幫忙學姊整理報告書、校對施工圖、畫施工圖,還要幫他擋業主的電話。
『跟他說我不在!』的學姊,就這樣把電話丟給我。
希望有朝一日能成為正式員工。
然後畢業設計還在奮鬥。

不是故意不要畫圖,只是因為畫不出來了。
這問題困擾我很久,最近發現我無法利用畫圖放鬆啦。畫不好就覺得『怎麼會這樣,在努力練習吧。』然後還是畫不好。
等腦神經想開了想畫再努力的畫吧,雖然不知道要等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