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4日 星期二

酥薇罠的奇幻旅程


那個絲襪是乾淨的,真的我必須一再重申。
因為那個是買來當作模型材料的,可是因為壓力太大作不完,所以我崩潰把他套在頭上。

結果壞掉的瞬間立刻被酥薇罠拍下來。

還有他真的很喜歡大叔你知道嗎。尤其是那種60歲以上獨眼又帶黑頭套,名字叫做Snake的。
今天還跟我說他要去染指兒童家庭學系裡面豢養的的幼稚園小朋友。

2009年2月22日 星期日

我們工作時都在講這些


鏡頭的反光很漂亮。

我偷偷記錄了我跟小民做作業時候的對話。

(前略)

『我跟你說,我有學過怎麼畫釘子。』
『真的假的,什麼時候學的?』
『老師跟我說的。』
『哪個老師?』
『太谷工程實習的時候,我畫施工圖結果老師(老闆)有教過我。』
『啊那怎麼畫?快來畫CAD啊。』
『我忘記了。』
『幹。』
『你也知道,老師講話聲音就跟春天的風吹過耳朵一樣和煦,聽聽就忘記了。』
『喔,所以是『我跟你說,那邊要....啪啦啪啦啪啦啪啦咻咻咻。』這樣嗎?』
『差不多就是那樣哈哈哈。』
『誰來告訴我釘子要多長啊!!』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不行,我真的畫不出來。』
『那禮拜二要給老師看什麼?』
『你就帶VGL的CD去,然後他說『來,你們這週做了什麼?』的時候,我就說『來,老師,閉上雙眼。』放CD給他聽,最後問他『老師,你覺得怎麼樣?』
『他會說『我覺得你們死定了。』這樣。』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嘖,喔,煩耶。』
『你幹嘛。』
『這個世界上的棚架都是怎麼畫出來的,都是鍊成的嗎!我可以去問那些工人是怎麼畫鍊成陣的嗎?』
『最好是有那麼科幻啦。還可以順便問他們等價交換了什麼器官給真理啊。』
『我現在才發現工程學老師超混的,都沒教啊!』
『...那是因為我們都在睡覺吧!老師很辛苦的。』
『是這樣的嗎...還出去聽什麼交響樂,耳朵割掉算了。』
『哈哈哈哈。』
『現在哪邊有賣吃的?』
『什麼?』
『離門禁還有20分鐘,我要吃東西撫慰我畫不出工程圖的心靈!我要祭品!!』

然後小民奪門而出,記錄到此為止。

2009年2月20日 星期五

就算要我明天重病也可以



因為我跟小民在給老師看完圖之後,1:30pm就跑去了中正紀念堂,邊排VGL(Video Games Live)交響樂的位置。
兩個人在寒風中討論設計圖、排隊。真的好像就要感冒一樣。
排著排著,五點之後下班下課潮,人群真的越聚越多,到最後連國家音樂廳以及戲劇聽都爬滿了人。
我打電話給王鵝,可這孩子說他要睡午覺,所以就沒有來。胖子下班後也帶了晚餐趕過來。

因為兩廳院已經修了兩年的屋頂,剛好近期修好,又碰上台灣的藝術音樂節,所以就打著第一天的VGL交響樂團,順勢做開幕。開幕的控制器既不是摸球,也不是剪綵。竟然是請兩位兩廳院的管理人用PS2搖桿按下開幕鍵。煙火噴射,在寒風中的等待自以為此刻就值得,但是越看到後面,越能感受到磅礡。
指揮跟主要主持人都是外國人,非常有活力。
台灣的主持人...很會熱場,只是可惜用詞不當。『這場活動是專門辦給你們這些宅男宅女的唷。』、『我看你們這些宅男一定很了解吧。』

我是覺得御宅這個名詞沒有很糟糕呀,我也不會否認我是個宅,而且絕對是那種知道誰是平野綾還有水樹奈奈的宅,我討厭新聞跟某些偶像歌手對於宅的誤解。
說大家宅應該無傷大雅,不過他還是被其他觀眾噓了。


anyway,太空戰士八的遊戲片頭音樂,一打出來我就快哭了。太空戰士八代陪我從國中到大學,因為我一直破不了,也是非常喜愛的遊戲。聽到整個雞皮疙瘩都出來,真的好想大哭然後喊著『請整個交響樂團跟我結婚!』這樣丟臉的字眼。
魔獸也好棒,雖然我沒有玩。不過最棒的是,竟然有最初代任天堂紅白機的俄羅斯方塊配樂呢,還有音速小子跟馬利歐。他們不只是演奏喔,後面的大銀幕可是會搭配音樂,集合所有同款遊戲的歷代遊戲畫面。

最後的最後,大家的安口曲,因為主持人說,在美國當觀眾希望安可的時候,都會高舉大拇指。可是畢竟今天是VGL唷,所以就讓我們高舉科技產品吧。於是全部廣場上的人高舉著手機、PSP、DS、相機,然後一起大合唱馬利歐。

我買了唱片。雖然CD很棒,可是還是比不上今天滿坑滿谷的人、在台上跳來跳去(對,我第一次看到有已經有些年紀的指揮在那裡跳來跳去,連襯衫都跑出褲子了。)的交響樂團、絢爛的燈光效果以及煙火。

雖然今天吹了很多冷風,可是很值得。
叫安口曲時,旁邊的宅宅好激動,他甚至站起來,激動的揮著雙手嘶吼安可。大家都轉過來拍他,因為沒有人站起來喊安可啊。他好激動,激動到都打到我的頭了。

我以後絕對不要設計空無一物的廣場,那樣會冷死很多人。然後我現在正在發燒。

2009年2月19日 星期四

job Lv UP!轉職?



今天研究所報名截止,本來我完全沒有想要考,因為對景觀系其實沒有太大熱情,在多念三年也有點浪費。但是卻在10秒之內決定還是要考研究所。

本來打算畢業之後有兩種方向:景觀之路以及額外闖蕩之路。

第一種結局:景觀之路。(我要成為景觀王!)
身為景觀系學生,大學四年已經讓我的經驗值達到一定程度,想說出社會剛好可以轉職成為『景觀設計公司新進基層員工』,然後隨著工作時間以及經驗的累積,再跟同學合夥開公司,轉職成為私人公司的Boss。或者是自己接案子來作都可以。

但是問題是我根本不確定我可以在景觀設計上做多久啊。看看學校的教授們,他們都是景觀界的佼佼者,才能有自己的公司甚至來大學教書。
不是很能感興趣的工作要做一輩子,對我而言好麻木。

第二種結局:額外闖蕩之路。(我要尋找一個大秘寶!)
由於繪畫興趣,從幼稚園開始累積的經驗直加上對插畫界的皮毛了解,想說轉職成為專門幫忙畫插畫的職業。這可是貨真價實的從小到大的夢想啊。
不過隨著年紀的增長,越能體驗到天賦真的會造就差異。就跟戒再怎麼努力都贏不過水鏡、塔克哭哭再怎麼研究卻沒有愛德華聰明那樣,總覺得自己根本比不上同年齡的其他人。『這樣要怎麼成為插畫家啊。』因此進入低潮期。
其實很不要臉的我一直都是拿金世羅跟田中達之老師當目標,但是當人家在22歲的時候早就畫龍畫鳳了,我還在畫天線寶寶...不對,天線寶寶還太高級,現在的我跟當時的他們比,應該只有畫三隻小豬的實力。越想到未來我就越不想畫圖了。

除了轉職成為插畫家(這已經夠有挑戰性了),我還有個更遙不可及的夢想:去加入動畫公司。自從看了Ghost In The Shell後,I.G是我一直的夢想。
我想這個就算外掛照三餐開,還要更多運氣才行。
小民還說:『日本太難了啦,我們可以去加入火鳥動畫...』(火鳥動畫是大陸替日本動畫代工的公司。)
而且這樣的工作等到我40歲之後,還能夠繼續持續嗎?還是說我只能繼續接著小案子,或者是在小公司蹲著?
都已經22歲了,時間對我越來越不利。總之先學日文。


越想越恐怖,我跟小民討論了一整個早上。兩團烏雲持續再我們頭上,邊哭哭邊討論設計圖。甚至還說出了『等我畢業那天我就要穿學士服去中興橋跳淡水河自殺。』這樣的東西。(中興橋是去輔大很多公車會經過的橋。)
所以10秒後決定去考研究所拖延畢業。
不管考不考的上,海裡的浮木還是抓一下。


後來晚點時拯救這兩個傻子的是學姊,他已經在外面工作開私人公司了。
『我最近接了兩個案子,你們兩個快過來工作!』
雖然只是打工性質,可是可以藉機更了解景觀設計要幹嘛,也對畢業之後找工作更有保障。
不管以後要轉職成哪種職業,還是先鞏固好自己的領域吧,哎。

是不是所有大四生都會有這樣的憂愁期?
果真是腳都踏進棺材一半,才發現事情不妙。
黃玠還唱了:『我已經要25歲,就要面對這個社會。』聽到這邊我更惶恐了。
是不是所有大四生都會跟我一樣邊尖叫邊到處逃竄?
我只希望當我25歲再聽到『25歲』這首歌時,我已經有所信心。

2009年2月16日 星期一

B咖的反動



情人節的情人圍巾,看似甜蜜卻暗藏心機洶湧的波濤。

『....請問可以把巧克力給我了嗎?』
『還不行喔,還沒到一分鐘。』
『...............』



爻樂晚上突然憤怒的因為玩具問題跟我打架,竟然還被他咬到流血了。
於是一人一狗扭打在地板上,用牙齒決鬥:遵照國父所說起跑點與立足點的平等,我沒有使用雙手,用牙齒反咬他的狗腳,然後又被他咬耳朵,我再使用反擊,攻擊他的胸毛....。MSN上跟我提到這件事情的人,有八成的機率都認為我輸了,原來我這麼虛弱。

最近都在公車上補眠,165反詐騙小金剛好吵。『這是假的』、『這也是假的』。你踢破善良百姓的家門只為了宣導反詐騙電話,我看你自己才最像假的吧!
而且請問你跟音速小子有親戚關係嗎?我覺得你髮型很眼熟。

2009年2月14日 星期六

情人節還愉快嗎?



可是銀魂動畫的標題這樣說。

看新聞炒作的好厲害,不過難道過了今天明天就不是情人了嗎?只要有情人天天都是情人節吧?
這就跟只有母親節一天孝順在家唸書,然後母親節一過繼續出去飆車的兒子一樣﹔或者是平常在學校不乖被老師罵就怒指教師『懲罰過當』,結果教師節又送卡片說老師『百年樹人』。

秉持著每天都可以過節的精神,我要創立火山紀念日(紀念某對兄妹上火山救人的事蹟),拇指受難日(向割到的大拇指致敬的日子)。
在拇指受難日那天,全國要降半旗,然後打招呼的時候要把拇指伸出來給朋友看。
我想那天會商人會炒作裝飾用的OK繃、止血繃帶。

還有拇指套餐,只要客人當場拿刀割破手指,就可以兩人同行一人免費...

節日都是商人炒作的啊,只要你開心,天天都是國慶日,是情人節、母親節、聖誕節跟中秋節。

十三號星期五



可是小民跟不來拉都在這天生日。
左邊的是不來拉,右邊的是小民的哎唷喂呀。不過其實他們不認識,只是畫在一起對比一下,所以請不要跟我說這張圖很像某個黃色妖怪老鼠動畫中的反派角色,小●郎和武●。再次強調,只是髮色湊巧。

茲以此圖作為鼓勵....不對,是畫這張圖來祝你們兩個生日快樂。
小民能夠當我的畢業設計夥伴我非常感謝,我們還有下學期就可以自由了,不過在那之前我比較希望你可以把那把+10風靈拳刃還給人家,不要以為我們沒在玩了,我就會忘記你之前跟別的朋友借的東西還沒還呼呼。

今天為了慶祝生日所以我們做了台北市巡禮:台北火車站、西門町、士林夜市。還撞見了不少奔牛節放出來的牛。雅典書局在大特價,NET也在特價。

其他也沒什麼了,然後明天是情人劫。

2009年2月11日 星期三

出埃及記了





第一次踏進非洲的領域,其實我覺得還蠻有趣。
開羅車子跟人都太多了,一個城市就擠了兩千三百多萬人口,台灣都戰敗了。

而且他們竟然沒有該死的紅綠燈。有時候在台灣紅綠燈是僅供參考,很多人都會闖紅燈,可是還真的沒有看過連馬路上畫的車道線都可以僅供參考,三線道可以擠成五線道,傑克,這真是太神了。
橋上滿滿都是車,從早上8點塞到晚上12點,沒有例外、沒有周休二日,全年照常塞車。



高速公路高速到隨時隨地會有行人穿越、高速閃躲汽車,人人都有資格加入奧運障礙賽之類的嗎。

不過古蹟還是一百分,感覺看到最後好像路邊一塊石頭隨便一踢都有幾千年的歷史。


因為曾經有激進份子跑去古蹟景點開槍掃射,所以去哪到處都要先經過金屬探測門、X光機,還有一堆觀光警察,身上都帶AK47,雖然我很懷疑他們還記得怎麼開槍。
因為包包放進X光機的時候,他們根本沒有在看銀幕,我想他們心眼一定都開眼了,不看銀幕就知道觀光客的背包內容物。



埃及綠洲的農村。





撒哈拉沙漠裡連動物都很荒涼。






健全高中地理課本必背之埃及亞斯文大壩,與他的好朋友納瑟湖,位在尼羅河上游,目前正因為大量泥土淤積而煩惱著。
附贈兩個老外,我很怕他們掉下去。



撒哈拉沙漠裡的高壓電塔群!非常荒涼狀闊!除了那根該死的路燈!



這我。


然後這是我媽,他眼裡只有金字塔。


太久沒有回家,薩子都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