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8日 星期一

Take On Me

80年代的團體,A-Ha。

很久以前就聽過這首歌,但是真正看到MV是6月底某次熬夜趕總評的凌晨。
據說這隻MV,找來了電影【神通情人夢】的導演Steve Barron,並且創作出第一支動畫與真人結合的MV。



我還記得我跟小民,本來是坐在電視機後方低頭畫圖的,到最後兩人傻站在電視機前面。

另外一隻讓我站在電視機前面發愣的是Linkin Park的''Breaking The Habit''。 並不是因為我特別喜歡他們或是有特別的原因,純粹就是因為MV的特殊性。
這隻MV由日本的I.G公司所擔當製作,這家公司同時也製作了攻殼機動隊。如果沒看過...嗯,那麼我想Kill Bill第一集中有關百步蛇的故事,相信你應該就會有印象啦。
很厲害啊。


不知道會不會有人,對於MTV經常播些華語或是火紅國外團MV體感到沮喪?
(在這裡我們先把V Channel剔除,因為他已經被黑棒這兩個節目給攻陷了,對我而言它只是個普通再普通的綜藝頻道...而且我還不會去看它。)

這就是我們熬夜做作業的好處了,有多少冷門、不常出現、內容極為創意的MV,都在凌晨撥出。MV就是要為了有創意,並且宣洩歌曲內涵所存在的呀?

不然每首歌內容都是些情呀,愛呀的,已經夠苦悶了,你還要給它搭上一個苦悶的歌手,表現一些情場失意的內容...看了不都一樣嗎?(通常只要是慢歌又談到情愛的,一定都是某位歌首臉部苦悶特寫,然後一個人再那邊唱歌,偶而拍拍男女主角?)

所以...我還是喜歡寧可晚上少睡一點...至少可以看到些有特色的MV....

2008年7月27日 星期日

其實不排斥在颱風天出門



其實我不排斥在下雨天出門,尤其是颱風天。

只要你穿對了裝備,下雨天散步很爽。

2008年7月26日 星期六

樂器的歡笑

昨天早上去實習的時候,拿到了一份捷運報。然後也注意到一個小小版面的新聞:【台北爵士音樂節】
沒什麼好說的,晚上回家之後跟著我那愛好爵士樂的爸爸一起去聽現場演奏。

愚蠢的我沒有帶相機,這點我很想殺死我自己,因為最美的是演奏者拿著樂器的剪影,投射在舞台的白牆壁上。
我從來沒想過新公園裡面會擠了這麼多人,也沒有想到有一天會在這邊聽到爵士樂。

Denise Jannah整個人讓我印象很深刻。Femal Vocal Jazz我從很久以前就有在聽,像是Alma Thomas的專輯我也有蒐集過。不過丹妮絲珍納之所以在這次表演如此特殊,我想是他在每次演開始奏之前,都會講一些小小的、有關她自己過去的生活,或是感觸有關。似乎是個對於人生有很多歷練的女歌手。

除了國際好手外,我真的沒有,也不敢想像過,台灣的樂手竟也可以將小提琴還有鋼琴演奏的如此動聽。
謝啟彬的小提琴獨奏,我的媽呀,我真的是聽到忘神:怎麼可以他媽的演奏成這麼好,小提琴是活的!
當他演奏完時,我多麼希望可以再來一次。
不過沒關係,因為鋼琴更棒。
可以看得出來老外薩克斯風手(好像是David Milne?嗯?)有點被嚇到了哈哈,就跟台下觀眾一樣很出神的盯著鋼琴手看。

我在昨天晚上真的聽到了這些樂器的各種聲音。
震撼之後我只能敬佩的在心裡講了一聲:【幹,太好聽。】

2008年7月23日 星期三

Death Cab for Cutie



我真的在最初聽到的時候,以為這又是個英國樂團。

結果這台可愛的靈車來自美國。這真是太酷了,雖然我想''Soul Meets Body''這支MV還可以更有突破性,但是自從在泰國的夜市攤上把他買到手後,他開始各個擊敗我所熱愛的英國樂團。



''The New Year''來自『Transatlanticism』這張2003的專輯。

2008年7月20日 星期日

我熱愛你們,也對你們感到厭倦



很久沒有畫圖了。
因為我在這其中的兩個禮拜對畫圖感到害怕。
長期無法做出值得滿意的成品,是對一直認為是你擅長的技能的一種恐怖打擊。

不過沒關係,我們可以慢慢重新開始,畫的久就久吧,時間很多。
開始繪製很多很多的人。

對於畫圖的信心有回來了,可是因為太多人了所以我開始感到這是場長期抗爭。哈哈。

2008年7月19日 星期六

向Heath Ledger致敬


看過了Batman 的The Dark Knight,覺得希斯萊杰真的非常非常有氣勢。
整部電影幾乎是被他演活的。

小丑的黑暗、諷刺,表達非常淋漓盡致。
那種病態震懾了所有觀眾。他穿著護士制服進入醫院,最後得意的走出來並且按下爆破鈕。是個塗滿了怪異化妝品的人,然後整棟大樓在他身後燒毀、倒塌。令人感到恐怖、變態卻又出奇有美感。

其中一段十分有諷刺社會意味:

他將兩艘輪船底部放滿汽油桶,然後將引爆的按鈕交給雙方船員。誰先按下按鈕,對方的船便會爆炸。如果到了午夜都無法下手,那們小丑會親自將兩艘船都炸沈,所以不是一艘船先被引爆,要不就是雙雙死亡:這是個艱難的選擇。

一艘船是普通的、想要逃難的老百姓。
另外一艘是載滿監牢的罪犯。

結果你猜哪一邊差點就要先按下引爆鈕?竟然是普通的、素行優良的老百姓。監獄的罪犯們拿到遙控器後,就把他扔近大海,絲毫沒有疑遲。

所以不只小丑認為這很有趣,我想觀眾們看到也會覺得十分諷刺?

Joker是被希斯萊杰演活的,個性如此鮮明,清晰到你會相信這種人就存在於世界上某處,並且做出如此瘋狂的舉動是合理的。

希斯萊杰很厲害,雖然說最後的猝死非常的令人錯愕,但是還好他還留下了這部電影,這個角色:The Joker。

2008年7月18日 星期五

廣告勢力就是這樣



我開始越來越不能忍受Hinet任意的將廣告大篇幅的至入個人網頁中。

依舊尋找網頁空間中。

2008年7月16日 星期三

Hot Fuzz



昨天在HBO上看到的。
電影台中文翻譯是【終棘警探】,我覺得這比台灣DVD翻成【哈拉警探】好一億倍。
(台灣電影翻譯很有趣,不是嗎?有時可以翻到跟電影一點關係都沒有。)

為何我會說【終棘警探】翻的比較好?好問題,因為這跟他電影本身的內容意義頗有關係-諷刺好萊塢。還記得布魯Bruce Willis演的Die Hard嗎?台灣叫做【終極警探】。所以我們今天這部電影叫做【終棘警探】,雖然好像沒什麼太大的意義,但是絕對比哈拉警探好。

所以Hot Fuzz完全發揮了英式幽默,諷刺了子彈永遠打不完、警匪飛車追逐、爆破場面連連的好萊塢式警匪片。

我衷心認為英國人是非常神奇的,他們嚴肅,沒錯,真的很嚴肅,所以這讓法國看起來很滑稽。(畢竟他夾在英國跟德國兩個用嚴肅建國的國家中間。)喔不過這是題外話。所以當你看到英國佬們的笑點時,恐怕會比美式笑點還要讓你驚奇,因為真的是非常好笑!
不過英文可能要有一定的程度,才能迅速轉的過來這些英式用詞中雙關笑點。

2008年7月14日 星期一

2008年7月13日 星期日

Haven't finished



我疊了兩張圖層,於是大家都好黑。

2008年7月12日 星期六

清洗自己的一個小時

今天一大早就去八里施工基地實習。
本來小民說要一起來的,但是突然來到他家中的外婆可不這麼想,他可能比較希望這位倒楣的孩子把家中打掃乾淨才能出來,不管外出是要玩還是實習。

其實我還蠻喜歡一個人出來跑的。這在很久以前MSN的部落格中似乎有發佈過類似的感想。
不過今天我的旅程很漫長,從公館站開始,一個人搭到竹圍然後再到八里,接著在回到士林捷運站,去尋找有可能會成為畢業設計題目的士林紙廠遺址。

順便用高人一等的捷運車廂視角,看看雜亂卻有特別空間美感的巷弄。那字體寫的真好。




最近剛用大學生擅長的管道(你知道那兩個字的),得到了Diving Bell And Butterfly的電影配樂專輯。這本書在他當初推出的時候我就有看過了,直到近年才拍了電影︰那張電影海報我很喜歡,顏色很對比。
MP3因為充電器遺忘在宿舍又不能回去拿,可憐的PSP被我當作是MP3,就這樣一路聽到了目的地。

U2的Ultra Violet這首歌啊,我知道歌詞應該跟我後來的想法應該沒太大關係,但是有些東西你聽到曲子你會有別的畫面。
所以早上搭上捷運的時候,我決定要把今天這篇文章,送給對我忠心耿耿,永遠走在我身旁的狗兒。

熱帶地區的天氣很有趣,早上還是大太陽,下午當我吃飽步出士林吉野家的時候,他媽的就開始下雨。我也是個傻子,還看著旁邊苦於沒雨傘的情侶,然後開心的打著備用傘去找士林紙廠。








然後......我真的懷疑士林夜市後面的百齡高中人行道裝了什麼感應裝置。我去跟回的時候,只要一經過那邊,那人行一感應到我,立刻開始下大雨,狂暴超級大雨,是那種諾亞方舟會飛出來的大雨。

本來戰戰兢兢的,完全不想要讓鞋子溼掉,褲管也不想沾到過多的雨水。但是人啊,很神奇的。在我的腳趾頭感覺到鞋子裡出現一絲涼意時,我就自暴自棄,喔不,是豁然開朗,簡直就是被神仙點醒了一般。我開始覺得全身溼答答也很有趣。

我在過士林捷運正對面的大十字馬路時(行人非常少,大家紛紛閃避大雨),我一路踩水,還用跳的哈哈。反正都溼掉了,就順便當洗鞋吧!我想等紅燈的駕駛會覺得他們前面有隻撐傘的,猴子之類的動物。

捷運站裡面溼到可以泡腳,淡水線捷運地面上的建築物有個缺點︰他太透風了,透風到大雨可以無視屋頂打進來。

溼答答的猴子上了車,還在公館捷運站外面,跟著一群倒楣的可能是台大的學生們的人們,被236無情濺起的水花徹底澆溼了。

公車專用到淹水到可以當游泳比賽的賽道,台北市公車專用到有個缺點︰他等車的地方太精緻了,精緻到沒有空間讓倒楣的人閃開濺起的水花。

那群可能是台大的學生們應該會覺得我有病,因為我被淋溼之後竟然在笑。
你花錢去主題由樂園玩水,但是卻會被濺起的水花激怒。既然都溼掉了,那就好好的玩啊,反正衣服都要洗了,雨也是水嘛。





然後我回家就花了一個多小時洗衣服跟鞋子還有我自己。
這篇文章標題就是這樣來的。我還是很開心啊。

2008年7月7日 星期一

手感速速前


只要有一張圖能夠讓我畫到忘記時間,這張圖就可以繼續讓我找回手感。

在那之前我要先好好照顧發炎的膀胱。他讓我在凌晨五點痛醒,然後再讓我體驗從廁所爬行到客廳茶几下才是最遙遠的距離。

2008年7月6日 星期日

講話時,請小心胡亙與慕寧暴露了你的謊言

基於打工原因,兩天內我都耗在西門町比在家時間還多。
休息時間當然就是在誠品看書的好機會-----我真心覺得可以住在誠品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你擁有整個圖書館!!!而且書籍從舊書到最新發表的----於是我在兩天之內就把新書『Dead Simple(簡單死亡)』看完了。寫作者很有名,他是斯Peter James,好萊塢許多大片的製片跟編劇。

不過這不是我接下來要說的重點。

書裡的警探們似乎對於辨識證人說詞是否真實,有著特別的辨認方法。
『是這樣的,人的腦子分成左邊跟右邊兩大半球,一半管理記憶,另外一半,就是管理你的思惟架構。所以啦,如果你今天問一個人剛剛午餐吃了什麼,他在思考的時候必定會用到記憶,所以他的眼睛會不自覺的向正在使用的那個腦子的方向飄移。所以你現在就知道他哪邊腦子是管理記憶的嘍。』

『知道這個有什麼用呢?因為在你確認哪邊管思惟,哪邊管記憶後,接下來不管你問任何案發問題,一但他的眼神飄到了管架構的那個腦半球....也就是他正在架構要怎麼去製造一個看似無誤的謊言。因為如果是真話,那麼眼神必定是飄向記憶的腦半球啊。』

很有趣不是嗎?

這就跟胡亙與慕寧一樣,相輔相成,本能就是忠心的為主子運作。

2008年7月5日 星期六

不只記錄人數,還記錄了些趣事



這裡是西門町與我的打工時間。基於系上規定每人都要有業界實習經驗,我便參與了教授對於西門町擴大人行徒步區的調查案。看我講的好像這實習很偉大,其實就是當個小兵,做一些小兵該做的苦力,比如說:記錄人數。

什麼樣子的穿著打扮,什麼樣子的年齡或是社會地位,在西門町都看的到。父母帶子女、學生出遊、情侶約會、老人散步,商人買賣,路邊唱歌表演,打工發傳單,還有像我這樣做作業的。很神奇的。

小兵我坐在路邊按計數器按到發慌,人潮來來去去大概都當我是神經病,看到警察在我附近徘徊,我真的有認真考慮過等會在警察局中該怎麼解釋我不是可疑人士。不過是我太自台身價了,警察對於坐在路邊一臉人畜無害的學生十分無視。

你要做什麼奇怪的事情,OK,西門町通通接受,只要記得裸奔不要被警察抓到。



欣賞塗鴉,台灣的也不錯。
我並不太了解塗鴉文化,只是看到Banksy最近出的官方誌,心中總覺得十分幽默。



他曾經是昆明街的街標。

現在是個大畫布以及貼紙收藏冊。



蝙蝠俠''The Dark Knight''招牌十分商業化,你看看他佔了西門町大街多少版面。

西門町的打扮絕對有澀谷和洛杉磯等世界各地的風格。但你不會在澀谷看到老人牽條狗,在路邊吹笛子賣藝,你也不會在西門町看到年輕人隨機擺攤開唱演唱會。
每個城市的流行地帶都會有自己的風格,會有混血,但他們中心都是由各自民眾歷史風俗所組成的。所以不要再跟我說『我們西門町就跟澀谷一樣阿』或是『我們的西門町就是澀谷』。

誰都不是誰,各自保持特色吧。

2008年7月3日 星期四

這座房子融合了三位一體如同聖經

這座房子如同上天三位一體的名號,他有了建築、室內、景觀三種神性。



我不羨慕這位屋主但我羨慕這位設計師。
他機會如此好可以發揮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