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30日 星期一

我明天要去看牙了



練習水的反光,來自我很喜歡的一個日本畫者。
人生第一次的牙齒不適,我希望不要是蛀牙,那樣會令我很挫折。

The Cranberries還不錯



The Cranberries還不錯,Viva La Vida很耐聽。

2008年6月27日 星期五

Pulp Fiction


這電影挺久了,12年以前拍的?

Quentin Tarantion 總是令我覺得十分狂妄,他不會給你糖衣包覆的暴力,而是純粹的灑血。但很奇怪的你會臣服於這樣的畫面,甚至覺得非常藝術。

我不敢說他電影『所有都』帶有漫畫色彩,但至少這部跟Kill Bill一樣,手法很有趣。
就像你在看小說或是漫畫,他會一章節一章節的分段每個故事;也許這些故事只是題外,當然大部分最後會串起來整部電影。

一開始經過的劇情,也許中間又會有人,從其他角度再說一次。於是觀眾可以在腦海裡拼湊完整的故事。

極經典,謝謝你借我這片子,鵝肉。

2008年6月24日 星期二

練習



是的,我還有繼續在畫圖。

2008年6月23日 星期一

這篇文章只欣賞風景

我不是很喜歡跟台灣旅行團出去玩。

不是說和團員相處方面,而是台灣團的特色就是專照人、專拍團體照。

到大峽谷也是拍人。(一定要比V。)
到東京淺草也是拍人。(擋住雷門掛燈前所有人的動線。)
到吳哥窟古蹟上也是拍人。(腳還無禮的踏著可能比你曾曾祖父年長的碎裂雕刻品。)
到泰國也是要拍人。(怎麼可能放過這麼清澈的沙灘?)
英國巨石陣?沒什麼好說的,相機拿來還是拍人。

所以人家問你吳哥窟的牆壁雕花結構如何,你卻只能回想起你在那短暫30分鐘的自由活動中,跟誰誰誰在哪些角落拍了照。
沒有好好體驗那些空間,只是把這些景色當成是個人照後面的一幅背景。這樣跟在自己家拍沒兩樣吧,只是花了多些錢。這樣似乎有點可惜。

拍人沒有不對,但是太超過就有些恐怖。
就像我的泰國畢業旅行,班上許多同學對於拍照處於一種極度狂熱的狀態。
吃早餐要拍照,在遊艇上要拍照,在遊覽車上要拍照,購物要拍照,最後連回了中正機場提領行李也要拍張團體照。無時無刻都在自拍,無時無刻都在『喂喂幫我拍一張』或是『喂喂我們來拍團體照』,拍到最後集合時間老是遲到。


這樣很可惜,當你努力尋找拍人最佳地點時,你以『人』為主角了,但偶而只拍些風景如何?




出發那天中正機場夕陽很漂亮,許久等待才有飛機和他交錯。




泰國許多建築物設計都很有自己的想法,這座旅館外牆尤其。




沒有人的海,很原始。




台灣的九重葛只有紫紅色嗎?泰國有的可是五顏六色。





回程的路上。飛機的翅膀、夕陽、快速劃過的海洋。



泰國機場免稅店一角。ABSOULT的廣告總是令人津津樂道。




在泰國觀光夜市中,聽到了Death Cab For Cutie的歌,驚喜之下立刻買回家,雖然一看就知道這是非法片子。回台灣後,馬上替他們找了Coldplay的新專輯當朋友一起放在書架上。當然Coldplay是正版。

2008年6月22日 星期日

雖然圖名是傾斜,可是其實是普通透視

歡迎歸來我平凡的日子

我回到台灣了,畢業旅行挺好玩,泰國挺酷的。
29個人的大團體,一起再沙灘上面追著被海捲走的拖鞋,當然也不可以少了徹底拯救身心的泰式按摩。
相機傳輸線消失再宿舍,所以可惜的我不能把照片傳上來這點我很沮喪,所以我決定現在好好去睡一覺然後明天早上衝爆燦坤買個讀卡機,好好在電腦銀幕上看看那些還帶著清晰記憶的照片。晚安啊。

2008年6月15日 星期日

泰國‧泰國

畢業旅行哈哈哈。


我要去泰國了!
I'm going Tailand!!
タイへ行きます!
...........

我想打八國語言的『我要去泰國了』不過打了三種我就失敗了。

我要去整整七天,看遍南國風景。
雖然周遭有些人覺得泰國有點不乾淨,但我很喜歡泰國的步調,很慢很舒服,自然風景又是那麼美。

所以呢,以下開放報名買紀念品的名額。

2008年6月14日 星期六

邊抖腳的感慨

學校今天畢業典禮使老天為之動容,所以畢業生莊重肅穆步出禮堂時得到了暴雨的攻擊。

畢業生跑的跑,尖叫的尖叫,踩到學士服摔倒的摔倒。然後我們這群在校生只能躲在棚子底下,看著亂竄的他們:『拜託不要明年我們畢業也下雨。』
等不到教官來幫我們點名,所以我們只能抖腳甩水。

學校很熱鬧,所以一個人的時候會更惆悵啊!光是我們在校生都覺得好像有種東西被挖掉了更何況你畢業生揮手微笑跟朋友說再見後一個人回家也許是永遠不見啊。

四年下來畢業,說好聽是記憶不會被湮滅,但你一畢業生活步調就全變了,所以我想畢業生假若你沒有上研究所或怎樣,難過的不只是與朋友老師分離,而是你珍貴的學生生涯結束了,歡迎來到現實世界。你要開始為自己工作上的每一件事情負責,你要承受被老闆罵而不再是跟教授心平氣和的溝通,同事來自背景都不同更何況還有業績壓力。

2008年6月11日 星期三

字裡有山




字裡有山。
我正在複習ILLUSTRATOR,所以做了一整座山給你。

2008年6月9日 星期一

三視圖長這樣



因為之前PTT的繪圖版聚會,我很榮幸的認識了一個做動畫的鄉民。

開心的是,他願意讓我幫他的動畫作人物設定,我也終於成為可以幫助其他人的人了。
有趣的是,雖然服裝髮型等飾品是對方要求的,但是人物風格可以照我的風格來畫。
學到的是,原來動畫的人物三視圖,跟我們景觀的三視圖長像差很多,還有分鏡的奧妙。


想死的是,在我接下這個工作後,因為總評原因所以遲遲無法交圖,我好對不起他,真是對不起。

2008年6月8日 星期日

一行文

可喜可賀,總評結束了,等畢業旅行。

2008年6月5日 星期四

讓搖滾樂振奮你的夜晚

現在是剛過午夜的禮拜四,而我也堂堂邁入一天半沒睡覺。


然後如果現在你問我,人生最靠背的事情是什麼?

我一定回答就是他媽我明明作業都結束可以好好休息的時候我卻睡不著。



我全身酸痛,每個細胞都想要睡覺,但是偏偏有個器官現在非常樂;讀書的時候愛裝死,該休息的時候又像嗑藥一樣的我的大腦。

所以我的大腦開心的踩著快死掉的腿從床上跳下來然後硬是睜開倒地的眼皮,操控沒有能力反抗重力的雙手,打開電腦尋找有趣物。

既然睡不著,我大腦說,那我們就來聽聽有趣的搖滾樂吧。
(我的其他的將死的器官:e04你娘!)



Ten Years After in WOODSTOCK。



Rolling Stones ''Paint it Black''
這是滾石合唱團裡面繼Jumping Jack Flash,我最喜歡的歌曲。


反戰啊,多美好的年代。

2008年6月3日 星期二

所謂忙這個字


所謂忙這個字,就是代表心已亡。

こころもしぇんじゃだよ

凌晨五點的宿舍外有朦朧美。

既然心都死了,就知道有多忙啦。
昨天五點睡,今天沒的睡,還得去住系館做模型。



下午六點的宿舍外有妖孽之氣。


めかもしぇんじゃだよ

日文沒很好,但是還是想打一下,讓自己將死的腦子在動一下。

2008年6月1日 星期日

前輩子睡太多的懲罰




快看看我現在那華麗又精美的電腦桌面。

我想我這一生到目前為止都太順遂,所以才會變成這樣。

『這樣』就是指沒的睡然後要趕作業。
想想我在大學之前的日子,每天規律有睡又有吃,什麼也不用煩惱太多,反正書丟下來就唸啊,偶而緊張一下模擬考之類的。
然後現在遭天譴,我得『經常性』的在一週之內畫出所有大圖、出完所有圖面、更別提還有兩個死模型。

這樣說起來,唸設計的學生可能都是前輩子生活睡很多的人,所以下半輩子的睡眠是種奢侈享受。